Tuesday, July 20, 2010

人心惶惶

这边厢才被人打抢,惊魂还未定,那边厢却收到一个e mail告知一个网友羽卒王册的部落格(能言珊道)被骇客入侵,整个部落客都被删除了!原来虚拟世界那么脆弱,Susan肯定会感到失望,沮丧!到底那骇客是何方神圣,竟然有那么大的本领去毁了人家的家园?我是电脑白痴,不知道什么是骇客( hacker?),但是却有两次被人耍弄的经验!话说有一次和Ching, Cindy一同在网上聊天时,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也参进来我们的聊天室,不过是用我的ID(ypy)来冒充我来乱讲话,我当时只感到莫名其妙, Ching 和 Cindy以为我胡言乱语!我马上换掉我的密码,过后也相安无事,直到几天前和一个网友聊天时,那不速之客(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又忽然出现,也是用我的ID来kakacaucau的,我心知不妙,告诉网友说有人干涉我们了,快快下线,天呀,那是怎么回事,有谁能告诉我吗?人说,江湖险,原来网络也和江湖一样险呀!!!

Cindy叫我快点去学export blog 把blog存档起来,我的部落格那么烂,存档来做么?万一真的被骇客删除了,也乐得清闲,你以为写博好玩咩?

在此寄语Susan:希望你振作起来,别向恶势力低头,别放弃,重新再来过,我们都在等待你的复出,你要加油喔!

也寄语那位不速之客: 请你请不要伤害我老人家可以吗?活了这一把年纪难得还能在这里涂涂写写,不要把我吓死啊,谢谢咯!

25 comments:

Jack said...

干妈,你要删除blog啊?我可以帮你!哈。
我也收到她的eamil。有点可惜。
其实我的blog也被删除过。
假如再次被删出,应该没有感觉了。

Yi Pian Yun said...

Jack,
早安!我也知道你的blog被删除过,但是你是写政治的wor,整天去骂那些猪头,不被删除才怪!我们这些小女人,写的都是感受,有何不妥?那些所谓的骇客是不是太无聊了?人家清官都难审女人事呢,对吗?
我没有说要删除自己的blog,我是说万一给那变态的骇客盯上, 我也无能为力了!

Jack said...

她说,
你怀疑是我做的好事?
还说我知道你的密码?
我和你的关系还不至于升华到告诉对方密码吧?

Yi Pian Yun said...

Jack,
我几时说过是你干的好事?我也不曾告诉过你我的密码,你也神疑鬼疑?cheh!是你自己要对号入座的!

Jack said...

不是我要对号入座。
是她告诉我的,吓我一跳。
所以要问清楚。还我一个清白。

Yi Pian Yun said...

Jack,
老实说,我曾怀疑过,因为我没有多少个网友,再说谁叫你每次口不择言,乱乱作弄我?难道你也是那样子来作弄你妈?晕!

cindy said...

ypy,我会export了!昨天尝试,刚刚去验收,嘿,成功了!
我教你,你去setting,找export,根据指示按download,你的blog就会save在hardisk里,以后可以叫人帮忙copy进CD(这我还没做)。

虽然不是大作家,写的东西也只是娱人娱己,但是毕竟是心血来的,把它export作为留念吧!

Jack said...

哎哟!我几时作弄你哦?
我早知道你会怀疑我!
我是电脑白痴啦!没这个本事!
人家cindy都学会搬运blog了,我什么都不会。。。唉!

走过岁月 said...

我在等妒忌我的人,把我的blog删除,这样我就跟大家说bye bye了。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blog 不见了不就重新写过咯,银行户口里的钱不见了更可怕。

Yi Pian Yun said...

Cindy,
copy 进cd里干嘛?至少你的LG,千金,王子会看,我的CD给谁看?以后又不能带走!其实我对写作没兴趣,当初不知怎么蒙查查地写起来!第一次听人家提起有部落格这东东是N年前,听说M校有个中五的学生把他的国语老师的臭史写进他的部落格,后来给那番薯婆知道了,她把事情闹大,结果该学生被学校开除后,惊动了地方头人去求情,事情才告一段落!当时我就想, 部落格好伟大哟,等我退休时也要写那些看我不顺眼的人来发泄一下,于是乎就开始了我的部落格生涯,哈!眼看该骂的人我都骂过了,还留在里边干嘛?好像岁月所说的,被删除了不是退出咯!

Yi Pian Yun said...

Jack,还说没有作弄我?亏我还欣赏你才认你做干儿子,你从来没有帮过我,还落井下石,你大概都忘了吧!

Yi Pian Yun said...

岁月,
与你同感,不见了就不要写咯,浪费时间罢了!写部落格最爽就是把那些看你不顺眼的人臭骂一顿,然后不用负责!哇咔咔!

Yi Pian Yun said...

丽莲,
说的也是,部落格又不是黄金,我是不在乎的!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姐,妳好。早上好。
很多人都说网络是虚拟的,但是,我不认为。只要,真心的对待朋友,还是可以找到真正的友谊的。你怎么说?
祝福妳开心在每一天,安康。

Jack said...

姐?!哈,你们两位几时称弟道姐了?太好了!我又多了一位干舅舅!
哎哟!你讲到我好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国家一级杀手呢!

Yi Pian Yun said...

沈兴,
你也好!你的嘴巴那么甜,现在阿姐就封个红包你,哈哈!Jack也无端端地多了一个干舅舅,你也该封个红包给Jack当见面礼,Ok?
你说得没错,在网络上也可以交到真心的朋友,我已经和一个网友Jessie见面,她很会说佛理呢!

Yi Pian Yun said...

Jack,
你虽然不是杀手,你尖利的嘴巴不是整天都在骂人咩?

Jack said...

尖利嘴巴?你。。你骂我是鸟啊?
不过哦,你也讲对一半啦,我真的喜欢鸟人!但是我不喜欢人家鸟我!这就是我的缺点。
干妈,你跟兴哥。。。安东尼不是很伤心咯?
你们几时给我红包?满月酒记得请我哦!
原来你也喜欢听佛理?看不出哦!要不要约出来喝杯茶?顺便给你讲解一下耶稣的博爱?

Jessie said...

看着。。看着。。你们的口水战,好不过瘾,突然间冒出我的名来,还讲到我好像神婆一样,吓了一跳!我自己觉得我不是酱的嚄,要好好反省一下!

Yi Pian Yun said...

Jack,
尖利的嘴巴就是鸟,哈哈哈!是你自己说的har!你又讲什么x话?分明又在戏弄我了,呜。。。呜。。。,你这不 x 干儿子!
你也会讲耶稣的博爱?我晕!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口水战?哈哈哈!我啊,活到一百岁都还有新闻价值吧!天地那么阔,却收了一个整天要戏弄我的干儿子,haiz!
我是从岁月那里听到你讲佛理,你的blog也有不少啊,加油!

Hong CN said...

看来我也要export blog 囖!笑着读您和Jack的留言,Jack 越描越“咸鱼”犯了 :-) 哈哈哈哈!YPY & Jack 周末愉快啦!

Jack said...

“鸟”已经算客气了,我本来要写“禽兽”的,可是最后放弃了,因为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哈。
你都不知道那个安东尼在我最寂寞的时候出现。要不是我名花有主,早就娶他了!你啊,还说是我第一号粉丝?
干妈,我的华文不好,想问你一下那句“越描越咸鱼”什么意思?是不是骂我们都是咸鱼?%¥#@&@#@#@!!

验光师 said...

我也有听说,好恐怖!
谢谢cindy的执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