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0, 2010

令人怀念的土包子

是不是人老了就特别怀旧?近来不知怎的,特别怀念70年代的那班土包子们!话说70年代,校方为了方便印裔学生学习母语,竟然把所有的印裔学生安排在同一班上课!这些学生都是来自A中附近的园丘,他们的父母都是园丘里的割胶工人。他们的生活穷苦,每天早上都要到园丘帮父母干活后,下午才来学校上课。当时,学校有分英语媒介和国语媒介,基于国语媒介是免费教育,他们才有机会上来淡水镇读中学。依稀记得,他们都是衣衫褴褛(旧衣)和踩着破烂的脚车来上学。他们当中,有不少是追不上功课的,有些简直就是文盲,什么都不懂,又土又弱,老陈在背后称他们为“土包子”( 哈! )对,他们是典型的土包子!印度人本来就是难搞的民族(干儿子也这么认为)他们个个都有三寸不烂的舌头,从来都是在不停地讲话,如果你让他们讲,课室可变成了巴刹!他们一讲起话来,那半边手掌还会在空中不停地翻来翻去,好像在炸香蕉糕那样,我晕!不过,他们很怕痛,只要你手上有一条藤鞭,也起了阻吓的作用,让你平安地度过80分钟的课。被吵到受不了时,只要抓一,两个顽皮的来打鞭,其他的就会静下来。他们的优点是:尊敬师长,不记恨!当你打了他们之后,不出几分钟,他们又会不停地“ Cik gu。。。。。。”(那个gu的音还要拉长长的!),烦都烦死人!
当时我时常都有鼓励他们说,要用功读书才会有美好的前途,他们也会回说: “ betul, cik gu 。。。。。”(其实,他们对“贫穷”也不大了解,因为每个家庭都那么穷!)

这些孩子离开学校之后就失去了联络,也不清楚他们后来的生活如何,我只有遇到在杏坛服务的两个。其中一个在N中还成了同事。记得在1998年到N中报到的当天,他一见到我就飞奔过来和我握手,我还记得他,因为他很好学,时常缠着我问功课,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甚至于还记得他的名字,让他受宠若惊!他不停地介绍我给新同事认识,他还提到被我鞭打一次(我当然忘了啦)。他说啊,我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竟然用Bunsen Burner的胶管来鞭他一下,我给他一讲,羞得无地自容,哈!我问他: “ Do u hate me ?” 他答说, “ No, I really appreciate you ."
另一个女的在淡水镇的M 中服务。有一年,她来N中监考PMR。当她无意间听说我在N中时,派了一个同事上来转告我说她要见我。那位同事告诉我说, 礼堂有个印度监考老师,把我形容到好像天上有地下无那样,教我快快去见她。我在好奇心驱使下就去礼堂看一下。噢,原来是我的爱将Samyata,我一眼就认出她。她是个很难得的好学生,家里也是贫穷到极点,我还记得她的SPM/PMR考试费还是PIBG帮她付的。她很自爱,可说是品学兼优!经过多年的寒窗苦读,终于大学毕业了!她见了我也是拉着我的手不放,甚至于还掉了几滴的“感恩”泪!

奇怪,事隔几十年(当时我才25 岁,他们15岁),做么忽然间会怀念起他们来?也许这是人的常情,当那种情景已不复在时,人就开始念旧,不是吗?我相信自己怀念的是他们那种天真无邪的童真!当今的教育强调的是以爱来教育,照理应该会造就了一群有素质的后代才对。怎么我每天看到的都是一群没教养,没文化,目中无人的小流氓?你们可曾听说过, 他们来交簿子或学费时,把簿子和钱从老远处丢过来的吗?( 不可以咩,他们说)我都说过早已接受了这些新新人类的作风,我也很清楚自己的任务:只做教书匠!

26 comments:

Jack said...

原来你也经历过“黑暗”的时代?
他们的确比华人更懂得尊师重道。
再过几年,全镇的印度人都是我的学生了!
我开玩笑说,到时候出来竞选国会议员不知道会不会赢哦?

cindy said...

Samyata是你的学生?现在MES AT那个吗?
去年她的孩子发生事你知道吗?
N中的那个是你学生?

验光师 said...

总觉得以前的父母及学生,比较尊重老师,看来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把钱丢过来”,对我而言,是非常没道德的事!

Yi Pian Yun said...

Jack,
我做梦也想不到,那些“黑暗”( 还是黑漆漆)的日子还成了最值得我怀念的日子!哈,如果你出来竞选,他们肯定会支持你的!

Yi Pian Yun said...

Cindy,
没错,就是在MES任教的那位。她的丈夫和Thamilarasy的丈夫是亲兄弟。我知道她的孩子的事。有次在美发店巧遇她时都不敢提起那件事。
N中的那位是Subra。G 咯,整天告诉人被我鞭打的故事,哈哈!

Yi Pian Yun said...

验光师,
你认为没道德的事,我们时常都遇到!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甚至于把学费丢在在地上给她的都有!这方面我最欣赏马来学生,他们会把学费放在一个信封里,然后双手奉上给老师,可见家庭教育的重要!

cindy said...

Subra G? 是不是耳朵好像佛祖那位?

Yi Pian Yun said...

对啦.

feiyifan said...

簿子丢过来就丢回去或者撕破它。哈哈哈哈
钞票嘛就让他们多丢几张

Yi Pian Yun said...

feiyifan,
你就想咯,他们会多丢钞票给你?换是以前,我会把簿子丢进垃圾桶,见怪不怪了咯,假装没看到,不改!

Jessie said...

把簿子丢给老师?这么没家教!离谱!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在国中(90%是华人)混了33 年又两个月,什么事情没见过?最没有教养的就是这些龙的传人!我的好友退休后,向教育局申请代课老师时特别声明:N中的,A中的不去!哎哟哟,你看我有几伟大,偏偏在这两间学校作垂死挣扎几十年!退休后,为了生活还是要面对这些人!佛陀说,做人好苦呀!

KM's Corner 刻骨铭心 said...

为什么现在的学生那么变态的?:( 我100%了解您的心情,因为我们也有遇到好多变态的,把整卷厕纸 (还未用完的)扔进水桶里。把蛋糕往窗外丢...变态吧?!

Yi Pian Yun said...

KMCorner,
你说的没错,你太太的学生那么小也变态了?这些变态的,用了厕所后都是没抽水的!最恐怖的变态还是把阴毛前了寄给训育老师,恶心!

有情 said...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江作汉在乌鲁安南访问拜票时被人民控诉当地缺乏发展,没有医院、华小、中学、公共菜市场和邮政局等等基本建设而要求政府的援助时,江作汉竟然用 KFC 来回应,真是让人贻笑大方!!

还有那个用糖果来形容政府本该提供的基本建设的村长,更让人啼笑皆非!也难怪她会这么说,原来她是被国阵中央政府委任的联邦村长,她从国阵那里得到的糖果肯定是最大粒的啦!如果民联赢了,她的糖果就落空了呢!

乌鲁安南的村民真够悲哀的,因为有这样脑子里只有 KFC 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和糖果的村长。有如此脑里尽是吃喝玩乐的人民代表,看来你们只好自求多福了!

乌鲁安南的朋友们,像这样没有头脑和水准的人民代表,早该被唾弃了,这次你们就好好运用手中宝贵的一票,让他们 balik kampung 。

走过岁月 said...

老师,我感觉我也老了,所以写自己以前走过的路。

Yi Pian Yun said...

岁月,
就是咯,人老了就是爱提起往事,可是没有人要听的时候,就只好发表在自家的blog上,哈哈!让我们共勉之!加油!

Jack said...

寄阴毛?哈。
他们应该是嫌阴毛太多了吧?
阴毛可以收集起来,以后老了可以做一顶假发。
佛陀有说过,做人很苦咩?
做坏人不知多爽啊!做好人才苦!

Yi Pian Yun said...

Jack,
阴毛做假发?太恶心了!亏你还想得出这种鬼主意!对,做好人真苦,难道你要我做坏人咩?

cindy said...

ypy,是谁寄给谁?怎么我不知道?

Yi Pian Yun said...

哎哟,你那么紧张啊?哈!其实那个Low(现为一华小校长)都不知道有人寄阴毛给他,。由于信封外有恐吓的字眼,校长叫书记开信,信封一开,书记差点晕死,里面全是阴毛。我还天真地说是头发吧,书记说:“难道我不会辨别头发和阴毛咩?”, 哈哈哈!你相信吗,那封信是有CK寄出的!

有情 said...

林熙杰被遗漏,惹怒林良实.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我理他都傻!你那老情人被封拿督, 你就高兴咯!哈!

Raymond said...

Surely the public cannot be blamed for its strong and solid hunch that Hee’s datukship has very much to do with her role in helping the BN hijack the Perak State Government. Surely Hee must be rewarded handsomely for such great handiwork!

As Hee makes hay while the sun shines, it is very clear that she will be “hee-story” when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comes!

For now the rakyat of Perak have to bear up with the new Datuk’s “hee-pocrisy”!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
多么多的人都在诅咒她,她还若无其事的, alamak!有空过去光头佬的blog
http ://botakray.blogspot.com 看看那些博友的留言,笑死我也,尤其是Frank C 和 cw的咒语,很幽默,哇咔咔! 好久没那么好笑了。甚至有人咒她另一边脚也跛了!

有情 said...

Sorry, a printing error:

Tarok Hee Yit Fo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