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5, 2013

懂得感恩的二毛子



昨天意外地在星洲日报(霹雳版)读到一则挽词,是1973年爱中校友向他们的数学老师慰问的挽词,挽词如下:

The Greatest teacher From Ipoh To Teach us the Best mathematics in Air Tawar. You have sacrificed so much for us.Always and Fondly remembered by all classmates of SMJK Air Tawar 1973( 从怡保来爱大华教我们最好的数学的伟大老师,你为我们牺牲了好多,我们永远怀念您)

读了之后,很感动,也一时感触良多。俺向来都认为红毛屎都是无情,忘恩的,这次可跌破俺的眼镜了。一种米养百样人,此1973毛非彼毛,感恩的心比你我这 些华人帮更为激烈呀!不久前,有个脑贱的二毛子,受了一点的刺激后,竟然在网上骂俺: 你以为爱大华的子女没有你,个个不成材呀?哈,如果换着是现在俺承认我们没有功劳因为现在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可以自己教子女,我们凭什么来争功劳?可是远 在70 - 80 年代,父母多是文盲,他们早出晚归,出门前吧孩子往学校一丢,就是老师的责任了。他们最相信老师咯,孩子在学校被鞭打之后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回家报告父母; 即使报告了也是自讨苦吃,因为父母还会加多几鞭。他们认为老师都是对的(其实老师有时候也有错,但出发点只有一个:为教育)

爱中是国民型中学,学生都是华小上来的,那些二毛子其实是国小生,由于当年那间学校没有中学,因此就转过来爱中。二毛子给人的印象就是优越感太浓,自命清 高,转过来后还觉得自己很优越,很看不起国中的老师(除非也是二毛子)你看,寄人篱下了还那么嚣张,简直是狗离不了吃屎的习惯,没眼看!那个脑贱的就是如 此这般来看轻华人帮的,他以为他是天生的专业人士,当时如果没有老师,他会有今天的成就?还不是和他的上一代一样文盲?

从以上的这件事看来证实Sam Koh所说的没错:一个人不认同你,并不代表所有的人也不认同你。受了那么大的耻辱,只在这里bla bla几下,不要怪俺盲塞就好!也不要把俺想象成警察,警察是抓坏人的,不是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