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也谈“一”

自从首相推出《 One Malaysia》口号之后,所有的媒体,人民都大力支持,天天把口号一直重复,以“一”挂在口中,简直一举一动都和“一”有关。有些《棒大脚》的,唯恐老大不知他们的效率,就急不及待响应起那口号来。日前,丁州教育局来了一个“一厕所”( 1 Tandas) 的概念。起初还不明白什么是“一厕所”,看下去才知道原来要让师生共用厕所,以显出更开放式的教育制度!我看了啼笑皆非,我们的bolehland 真是什么都boleh,亏他想得出这种笑死人的概念。试问有几个老师愿意和学生共用厕所?不是我们老师不愿和学生平坐平起,我们的苦衷有谁知道?除了没有私隐外,这些学生也不自爱!以前在N中时,学校范围超大(好像一芭那么大),我上课的实验室在芭尾,老师的厕所在芭头,有三急时,要走十分钟的路才能到达。虽然学生的厕所就在实验室旁边,你会奇怪我为何弃之不用?第一次用学生的厕所(也是最后一次),就吓到我发誓从此不再踏进他们的厕所一步!厕所里面的脏和臭是免不了的,至少还可以停止呼吸五分钟来避臭味,但是啊,我就是不能忍受看到垃圾桶里一大堆用过的卫生棉(没有用报纸包起来),红彤彤的,真是恶心咯!这些学生太不自爱了,辅导老师,卫生所的护士都有办讲座会,我相信是有教导他们用报纸包好用过的卫生棉后才丢,但是有多少学生会做到?不要说老师,连学生自己都不敢去,她们说: 太恐怖了!因此, 她们都不敢喝水,就是怕上厕所!
说了女厕所,现在谈男厕所。男厕所就是让男生在一起排排尿的地方,不敢想象如果老师也和学生一起尿尿,男老师的什么宝不是被那些瓜儿们看光?(哈哈哈!)看一下还无所谓,反正都是一样的宝。我们是这些新新人类的老师,我们很清楚这些瓜儿一恶作剧起来,他们有什么事情干不出?万一拿起手机来偷拍老师尿尿,然后把老师的宝贝相片贴上网站,羞都羞死人咯!到时那倒霉的老师还有可能做光碟的主角呢(哈哈哈!)Haiz!


现在这么流行“一”字,也让我八卦一下:


马华 : 百忙一场 , 南柯一梦

烂瓜 : 一窍不通

吝啬鬼 :一毛不拔

风流的男人 : 一夫多妻

我本身 : 一曲走天涯( 缺少一根绳)


那你们有什么“一” 可以造句?

106 comments:

人间凡人 said...

我就来一唱一和。哈哈。。。

路見要鳴 said...

对世事,一言难尽,
对马华,一刀两断,
对你大姐,一见如故!

Kenneth said...

" Lagu Satu Malaysia "
(Lagu Tema Rasmi 1Malaysia)

Berdiri teguh di bumi
Nyata pupuk semangat satu Malaysia
Sepakat rakyat didahulukan
Pencapaian diutamakan

Perpaduan mendapat rahmat
Toleransi kaum amalan bersama
Kejayaan kita bangunkan
Satu Malaysia

Dalam capai satu tujuan
Tanggungjawab kita semua
Jadi teras bangsa mulia
Kita bina Satu Malaysia

Korus:
Satu Malaysia jadi pegangan
Rukun negara teras panduan
Satu Malaysia benteng negara
Rakyat Malaysia taat setia

Ulang Korus (4x)

Satu Malaysia untuk semua

Pencipta lagu:
Nik Nizam, Errie Naham
Lirik: Lokman Ghani
Penyanyi: Roy

走过岁月 said...

老师,学校没有请校工来清理厕所吗?

Yi Pian Yun said...

人间凡人,
你来和呀我来唱哟。。。。。,哈哈!
耀明,
谢谢你的留言,几时带妻儿下来曼绒,请在我的blog留下联络号码。
kenneth,
你认为所提倡的“1 malaysia" 实际吗?谢谢留言,have a nice Sunday.

Yi Pian Yun said...

岁月,
你不知道我们bolehland校工的效率咩?他们宁愿东一堆,西一堆地在聊天,忘了本身的任务。说得白一点:是那阿头没有用,管不了他们!再说阿头本身没进去过,又没有人投诉,没有钱赚的东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验光师 said...

我这边有“1- cermin mata”,有谁兴趣??

Yi Pian Yun said...

验光师,
你的“ 1 cermin mata肯定不受欢迎吧,年轻人什么都要特别,哪里要 1 cermin mata ?我很难进你的blog留言, 不知问题在哪里。

Loo said...

女学生不自爱,损害了女学生的形象。

Village Boy said...

“一个马来西亚” 概念应该是公平的对待每一个国民。

Yi Pian Yun said...

Loo,
从前,我比较爱教女生,因为女生都很乖。现在呢,女生比男生还要难教!
Village boy,
我们有被公平对待吗咯?

Catherine said...

I think "1 Tandas' is a sarcasm, or an insult!

Yi Pian Yun said...

Catherine,
it sounds funny, do u mean an insult 4 teachers ?老师真可怜,在课室里被学生整得不像人样了,还要拿厕所来侮辱老师!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做么今天你不见你来访?害羞咩?

有情 said...

有些厕所真的是很恶心,太恐怖了!

Jessie said...

我老大从小就不上公厕,忍到回家才解决,真怕他忍出事。

QQ said...

有尿也忍着不去上厕所?

Yi Pian Yun said...

有情,jessie, QQ,
那厕所真的很恐怖的呀。我的丫头也是从来不上学校的厕所,因此她不敢多喝水,连来月事都不去换,甘愿里面穿多一条操裤!我也是怕她忍出病来。她也是那些乱丢卫生棉!

Yi Pian Yun said...

打错字,丫头也是怕那乱丢的卫生棉!

琪微 said...

对呀!最恐惧的事,就是上公厕咯!

琪微 said...

每天上班不敢多喝水,有了便意强忍着,下班回家才解决。好可怕呀!哈哈!

Yi Pian Yun said...

琪薇,
最恐怖的厕所是在唐山吧。好几次,团友才踏进去,就呃。。。呃。。。这出来(哈哈哈!)我给她呃一下也不进去咯,我跑到厕所后的空地就地解决,真是dalok!

QQ said...

到厕所后的空地去解决?
哈哈,不pai seh 咩?

Yi Pian Yun said...

Ting, Village boy,
我们的历史学家邱家金博士建议推行“一个源流学校”,你们怎么说?这二毛子的观点未免过于狭隘?

Yi Pian Yun said...

QQ,
哈哈,尿急,粪急,不认亲戚(福州人说的),失禁在裤里不是更paiseh ?好多人都跟随我le!

KM's Corner 刻骨铭心 said...

这一遍文章蛮有趣的,哈哈!1 Malaysia 这首歌,连我四岁的儿子也会唱啦!老实讲,那首歌满好听的。只不过唱/讲或practise是两回事!

Village Boy said...

现在'唐山'很多方面,已有很大的不同了。但是在厕所这方面的变化还不是很理想,仍然还有很脏,很臭,不卫生的公共厕所。

Village Boy said...

KM's Corner,

Malaysian leaders are famous for "cakap tak serupa bikin" lah!

Jack2 said...

邱家金的观点显得不符合‘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

Village Boy said...

邱家金提出推行“一个源流学校”的建议,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背道而驰。

琪微 said...

这首歌 “Satu Malaysia” 能让我们展现爱国的精神吗?

Ting said...

马来西亚是我爱的国家,前进吧!
马来西亚最棒!
Malaysia Boleh!

Yi Pian Yun said...

KM Corner,
唱归唱,不实际的话有屁用啊?好像我们的“ Perak No1 " 也蛮好听的,唱了几年之后,而闻名世界,真正是PerakNo
1 咯,哈哈!

Yi Pian Yun said...

Jack2, 琪薇,Village boy
这边厢“Satu malaysia",那边厢又“一个源流的学校”,xiao liao!

Yi Pian Yun said...

Ting,对,马来西亚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爱我们的国家!你知道吗,我周游列国,我还是最喜欢大马!

Catherine said...

我是很喜欢大马!
可是大马政府很无能!

QQ said...

我喜欢马来西亚,我以马来西亚公民为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Yi Pian Yun said...

Catherine,
说的也是。
QQ,
以最近所发生的事,你还光荣得起吗?

Jessie said...

我爱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爱我吗?

Huilu said...

如果大马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国家,那外国旅客还会喜欢大马吗?

有情 said...

虽然我不支持**,也对**没有好感,但我还是真的很爱马来西亚,哈哈!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哇,用来你是位靓女,我本来也想叫你把之前的安蒂照换张比较靓的,果然是靓女!
对, 我们爱马来西亚,它爱我们吗?
Huilu,
那些外劳超爱我们的国家!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我跟你讲:我周游列国,我还是最爱马来西亚,无论天气,食物,别的国家没得比。我记得去澳洲旅行的那次,忽然间很想吃炒keow teow,你以为有钱就有得吃咩?还有啊,那魔鬼天气就叫我受不了,全身好像包粽子!

Raymond said...

男生趁老师改作业时,拿照相手机偷拍老师裙下风光。有听说过吗?

Raymond said...

对咯,在国外时,我是好想念馬來西亞的美食呀!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
那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咯!从前没有手机的年代,都有发生用sharpener 的镜子来照老师裙底下的风光了!老师自己要多保重!

Raymond said...

不知道KL哪里有好吃的炒keow teow,有谁知道请介绍吧,谢谢。

琪微 said...

我的天啊!
用镜子来照老师裙底下的风光???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
Kl的我就不懂咯,City AOne这里有一档很出名,在邮政局对面的小贩中心。

琪微 said...

“一个大马”小学生活营酿悲剧
新建吊桥断裂导致一死二失踪。

根据《马新社》,40多名参加生活营的小学生昨晚10点半,正经过位于霹雳金宝瓜拉米棚(Kuala Dipang)国中临近的吊桥。

Yi Pian Yun said...

哎哟,真可悲!是我们霹雳的学生吗?

琪微 said...

不错,是霹雳的学生!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一个马来西亚”口号下举办的生活营,会让小学生在晚上使用吊桥通过湍急的河流?

Malaysia真的boleh吗?

Yi Pian Yun said...

又是要调查,等报告。。。。。!

Jack2 said...

调查有用吗??
报告有用吗??

Yi Pian Yun said...

Jack2,
刚才在电视里看到那个废材要查看是不是豆腐渣工程都感生气,经过那么多的时件,还不够dalok咩?@#&%+@&%!!

Jack2 said...

这座吊桥是崭新的。
它的兴建是否合乎规定?

琪微 said...

教育部应立即中止“一个马来西亚”生活营,直到针对这场悲剧的调查完成。

Jack2 said...

有关单位应对此悲剧进行彻查,并将所涉及的犯错者绳之于法!你说呢?

Jessie said...

谢谢赞美,有点飘飘然。。。。。添
我看到很多人都把美美的大头帖放上blog,应该不会有问题,所以就搞搞新意思咯。照片是动过门面功夫的,当然靓靓啦,和真面目有出入,要有心理准备哦。

要是我60岁时还可保养到像你一样就谢天谢地咯。。。哈哈哈

Yi Pian Yun said...

Jack2,琪薇,
咱们的霹雳州议会明天又有戏看吗?一想起那被抬出去的议长,哈哈哈!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当然要把美美的照片放上去咯!我的那张还是丫头选的,你单看我的照片会看得出我年轻?老实说,到了这种年龄还有人称赞已不枉此生了,哈哈!奇怪, 我年轻时都没有人赞我美,反而现在有许多人赞我美,你说是不是六十岁的阿婆该是满脸皱纹,白发斑斑,眼睛布满鱼尾纹?谢天谢地,这些东西我都没有,因此人人说美?哈哈哈!

Jessie said...

我有看到你之前那些旅游照片嘛,不但靓爆镜,穿着也很有品味呢!介不介意做我的形象顾问?

Huilu said...

Jessie,

你真的是很美!

Kenneth said...

Do you think all 1 Malaysia camps should be closed after the tragic incident at Kuala Dipang?

Yi Pian Yun said...

Huilu,
我也同意你的看法,Jessie 是那种清秀,不娇柔做作的美!
Kenneth,
according1 to the deputy Minister of Education, such activities to be carried on !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你那么年轻竟敢要我做你的形象顾问,不怕便成老气横秋咩?哈哈!

Jack2 said...

原任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指遭到夺取议长帽子和长袍,哈哈!

Yi Pian Yun said...

Jack2,
这就更好笑咯,议袍和帽子不是可以订做的咩,何须去抢?哈哈哈哈!我们那可怜的西华古玛!!

Ting said...

在西华挣扎抗拒下,议长袍得保,可是头戴的宋谷却遭警员抢走。
好笑咯!好笑咯!好笑咯!好笑咯!

Yi Pian Yun said...

Ting,
上次西华被抬走时我笑了几天几夜,我以为这次再也笑不出了,怎么知道更好笑,哈哈哈哈哈哈!西华呀西华,你真可爱,为何还舍不得放下?江山已不复在,现在连帽子都没有了,议袍拿来干嘛?
这件事也让我想起那烂瓜们没有带体育T-shirt 来时,也是去抢同学的 T-shirt 去拿分数(有穿 Tshirt 的人加 5 分)瞧, 他们和烂瓜有何分别?

QQ said...

真的太无聊了!

QQ said...

西华呀西华,你真可爱,也很可怜!

Ting said...

到目前为此,国阵看似已赢了这场“政治游戏”。

Ting said...

尊贵的代议士们,请认清自己的身份和目标,多做些利民利己的事,不要再让人民失望了。

Yi Pian Yun said...

Ting,
以民为本的代议士去哪找?不如你和有情下届出来竞选,我们肯定投你一票,怎样?QQ,你说对吗?

芯蒂 said...

做为人民代议士,本来就应该尽心尽力的为人民服务。

芯蒂 said...

Ting / 有情 = BN or PR ?

芯蒂 said...

如是 PR, 我肯定投他们一票!

走过岁月 said...

南马是国阵的堡垒,如果民联想要拿下,真的不容易咧!

走过岁月 said...

吊桥的惨剧被外国的报章刊登在头版,这证明外国人很重视这起惨剧。

Yi Pian Yun said...

芯蒂,
你想吃里扒外啊?谁不知道你是公务员?哈哈!
岁月,
我们霹雳子民何其不幸,除了有举世无双的两个议长,吊桥惨剧也是在霹雳发生!
对,除了南马,西马也是国阵的堡垒呀!
做么你家没有学宗的歌了?没歌听,不去咯!也怕跌到!

Yi Pian Yun said...

sorry, 打错字,东马(不是西马)也是国阵的堡垒!

走过岁月 said...

老师,是学忠,你想听他的歌啊,我以为没有人听,就换掉咯!

Yi Pian Yun said...

岁月,
对呀,我喜欢听“我需要安慰”,这首歌也是要由男歌手唱才好听!
万一我去你家摔了一跤,你会落井下石吗?哈哈!怕怕!

走过岁月 said...

老师,我家是没有楼的,所以你放心,不会跌倒的,我那里敢落井下石呢?

芯蒂 said...

公务员就不可投PR一票咩?
太不公平了呀!

Yi Pian Yun said...

芯蒂,
你忘了当初入行时所签的sumpah 咩? - 要效忠政府呀!你想造反啊?
岁月,
人老眼花,难免会不小心,我在某人家摔了一跤,人家不但没有扶我一把,还落井下石,I am still healing the wound.越老越容易受伤!

走过岁月 said...

公务员是不可以投PR的,如果投的话,就是吃里扒外咯!

Yi Pian Yun said...

芯蒂,岁月,
有看电视报告吗?内政部长要调查看警察有否用暴力对付西华。听说可敏的宝贝也被警察檫伤,天呀,过打咯看咯!

Jessie said...

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皇上没有下圣旨,搞到通晒天,龙颜何在?

Jessie said...

ypy,
你老表的宝贝受伤了?你不是要关心一下?hehehe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网上有关皇上的流言,不知是真是假,你有看到吗?
哈哈,我是从《当今大马》看到的新闻,他说要报案,明天看报纸才知道。

Ting said...

可敏的小宝贝被警察檫伤?
怎办???

芯蒂 said...

岁月,

投票不是sulit的吗?

Yi Pian Yun said...

Ting,
他已报警了,还拍下那警员的人头照!那一招不是女人的保卫招咩?哈哈哈!

琪微 said...

公務員应保持政治中立的原則。

有情 said...

正因為是正義,所以會遭到妒嫉,甚至迫害。

有情 said...

倪可敏形容,警方的无耻粗暴手段如同“猴子偷桃”。


他说,“我拾回一条命已经算好!”

有情 said...

国阵大臣赞比里在完成国阵州议会后,反击民联州议员的行为,干扰州议会的流程。

“民联议员只是一味要戏剧化整个事情,这是他们的策略,以博取人民目光。”

大家怎么说?

Yi Pian Yun said...

琪薇,
话虽酱讲,警员有保持政治中立吗咯?
有情,
那一招真的会致命的呀!

QQ said...

在此,我们要恭喜国阵成功抢回议长袍!

QQ said...

一个马来西亚,
一个霹雳,
两个州政府,
两个州议长,
两个州务大臣。
哈哈哈,Malaysia Boleh!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既然国阵已赢了这场政治游戏,只有他讲没你讲的份咯!

Yi Pian Yun said...

QQ,
对,malaysia boleh !

QQ said...

ypy,

真正能够决定霹雳州政权谁属的人,是你们霹雳州的人民呀!

怎不见你们站起来呢???

Yi Pian Yun said...

QQ,
议会不解散,人民怎能站起来?那些前卫的人一直被压迫,我们后卫的无能为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