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抢袍记

十月二十八日霹雳州议会上演了一出《抢袍记》的戏剧,剥衣会的六部曲如下:

一 西华古玛全副武装,有议袍和帽子,打算进入州会议

二 走到半途,突然间议帽让一名手快的警员抢了 ( 哈。。。哈。。。。哈。。。)

三 途经停车场,五十名警员开始抢议袍

四 箍颈脱袍

五 议袍被剥后,西华只剩白“内衣”

六 西华用尽全力,只抢回一片不到十巴仙的“长袍江山”



民联 : 宁为布碎,不为袍全!

143 comments:

Lexus said...

这些警员太过份了。

验光师 said...

大马的笑话,都说是bolehland了!

KM's Corner 刻骨铭心 said...

一手遮天,无法无天!

有情 said...

想起霹雳州议会上演的戏剧,就想起那出卖霹州子民的可恶青蛙!感觉很可恨!

琪微 said...

警员的无耻粗暴手段如同“猴子偷桃”!

有情 said...

很久,很久,很久没见到许月凤了!
她还好吧。。。

Yi Pian Yun said...

Lexus,
谢谢留言,他们把人民当白痴!
验光师,
也是国际的笑话!
KMcorner,
那批人还批评民联恋权,看他的议长坐在位子上几个小时,连厕所都不敢去,怕位子被抢,他们就不恋权?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那反骨女孩很gilek,她说九洞的人民及支持她le。
你怎么对她还念念不忘?暗恋她?哈哈!
琪薇,
“猴子偷桃”怎解 ?

KM's Corner 刻骨铭心 said...

一片云,我本人是来自雨城,也是霹雳子民。对于这一幕一幕的戏码,真得很厌倦。我去年还回乡投票,变天后真的好开心。。没想到,唉!

Raymond said...

霹雳子民不该也不能再容忍这类霸权主义。

Raymond said...

议长坐在位子上几个小时,连厕所都不敢去。
哈哈,他有穿pampers吧!

Yi Pian Yun said...

KM Corner, Raymond,
我们真的感到很厌倦了!他们说是根据法律行事,我们能做什么?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
哈哈,应该是吧,有备而来!

琪微 said...

“猴子偷桃”= 以非常快的速度攻击男方下面命根子落,哈哈!

Yi Pian Yun said...

琪薇,
哈哈哈!是不是成语来的?刚才我去找丫头的成语字典都找不到,可敏很厉害用词的!

Yi Pian Yun said...

寻梦时间又到咯,bb!

Catherine said...

The majority mandate of Perakians are nullified by three shameless, immoral and unscrupulous political “frogs” who betrayed their mandate by switching parties and making a mockery of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QQ said...

这种卑鄙无耻的举止绝对有资格列入世界纪录。

QQ said...

“一个马来西亚”的政府,已成功的把马来西亚的恶名传播到全世界

Ting said...

“双包州议会”是霹雳州的一个新纪录,是一个不光彩的纪录。

Ting said...

一件议长袍能决定到底哪名议长是合法吗?
我想只有人民才可决定谁是合法议长吧!
你说呢?

Ting said...

霹州议会一日不解散,政局乱象依然将持续,双包议会预料也会继续上演。

有情 said...

“过街青蛙,人人喊打”的许月凤!
对,我真的在暗恋着她,哈哈哈!

Yi Pian Yun said...

Catherine,
The politicians think that we are all idiots. It seems someone said that the bridge collapsed bcoz the kids jumped on it,天呀,什么桥那么不堪一跳?
QQ,
对,恶名已传播到全世界!

Yi Pian Yun said...

Ting,
你好像是名律师或且是精通法律的,你是说那个律师和医生比人民更无知?看样子双胞议会会闹到下届大选。
有情,
是吗,我猜的没错,你简直一爱上她了,哈哈!她有出席州议会咩?

Village Boy said...

许月凤这辈子最伟大的事,就是成功促成霹雳州政变。

有情 said...

她当然有出席州议会啦!你没看见她咩?
好gilek咯!

有情 said...

也许金钱真的可以迷惑很多人,这也不能怪许月凤。
为了让更有富贵的未来,更美好的生活,更好的明天,她必须那么做。

Yi Pian Yun said...

Village boy, 有情,
你能解释为何她被人咒骂到那样,她还能若无其事地嚣张?脸皮薄的人被人一骂,还会哭到死去活来le。

Yi Pian Yun said...

sob.....sob....

Village Boy said...

现在许月凤肯定已达到了她的梦想,我们都应该恭喜她才对呀!

Catherine said...

许月凤真的是很会流鳄鱼泪,够狡猾!
太利害了!

Yi Pian Yun said...

Village boy,
她已走捷径达到了梦想!像可敏那么有才华的人,要奋斗多久才能达到他的理想?

Yi Pian Yun said...

Cahterine,
她那么厉害,到目前为止国阵成员党都没有人要收留她!

路見要鳴 said...

告诉身边的朋友,
下一届定要"投死"国阵,
让他永不超生!

Jack2 said...

ypy,

你错了,不是没有人要收留她。其实她想做
a lady free for all!

Jessie said...

看来很多朋友的想法一样,希望这份热忱会燃烧到下届大选,不好丢淡了,毕竟三年的时间很长。。。。

Yi Pian Yun said...

jack2,
说的也是。只要演戏的时间一到,她才出场,也乐得清闲,偶尔拿点钱去派给选区,人臭无所谓,钱并不臭呀!
Jessie,
政混们都说,人民都是善忘的,这一次我看没那么快忘了吧!

Yi Pian Yun said...

Jack2,
a lady free 4 all 有另外的含义?哈哈!

有情 said...

国防部长阿末扎希说:如果民联想要执政,就必须等待下届大选定夺谁拥有多数议席。

他是否把人民当白痴?

有情 said...

霹雳州吊桥倒塌意外发生后,工程部和教育部都否认跟意外有关联。
哈哈哈,Malaysia Boleh!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我差点笑疯了,对,malaysia boleh。一座连小学生跳跳几下都会倒塌的桥,世界少有吧!那个马医有说什么?还有那个什么顾问的有呛声吗?

有情 said...

那吉推出“UMNO for All”的口号。
许月凤推出“FREE for All”的口号。
不错吧。。。

有情 said...

惟有伸张正义,让犯错者得到应有的惩罚,才能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丽韵 said...

马医说 : 州政府将给予3名死者的家属各1万令吉作为殓葬费用。

问题是 :这是人命应得到的价值吗?

KM's Corner 刻骨铭心 said...

I've updated my polling area to Penang state for the next election. So I really hope you all remember what happen in Perak now, please make your wise decision for the next election. I will be doing the same in Penang state.

丽韵 said...

副首相慕尤丁认为执行单一源流学校能团结国
民。
真的吗? 能吗?BOLEH吗?

飞燕 said...

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即刻表现"(One Malaysia, People First, Perform Now),看起来非常讨好。

飞燕 said...

KM's Corner,

You have made a wise move!

希望人民的力量将在下届大选继续发挥!

Ting said...

不公平的待遇才是造成种族问题的根本原因。

Yi Pian Yun said...

丽韵,飞燕,Ting,
一源流学校真的能团结国民?我感到怀疑!不要说学生,君不见在一所学校里,如有什么欢庆节日,三大民族的老师们还不是人以族相聚?马来老师拿了食物和马来老师同坐,华人老师也和华人排排坐,少数的印裔老师也不是一样?老师都不团结,更何况学生?我同意Ting说的,不公平的对待才产生种族问题!

Yi Pian Yun said...

Ting,有情,
你们是kampong boy 吗?为何kampong 长大的孩子多不支持政府?

琪微 said...

一个大马,两个霹雳,三隻青蛙。

琪微 said...

各族相互尊重,包容,认识,并合作,才是真正能达到全民团结的目标。

Yi Pian Yun said...

琪薇,
有创意,四个?, 五个呢?哈哈!

Village Boy said...

Kampung boys不支持政府?
是咩?
那马医不是kampung boy吗?

Yi Pian Yun said...

Village boy,
那有多少巴仙的kampong boy 支持呢?有人说,没有志气的kampong boy 会躲在人家的沙笼里求生,你说呢?

Ting said...

是咯,专科医生为何要躲在人家的沙笼里求生呢?够dalok呀!

Yi Pian Yun said...

Ting,
反观另两位kampong boy,哈哈哈,屡战屡败,还不死心,kampong boy 的本能 ?

有情 said...

纳吉强调,对政府来说,如果实行单一源流学校将引起政治和社会紧张,修改政策等于无用。

Yi Pian Yun said...

是不是又在演戏?你有看邱家金的点论吗咯?那二毛子丢尽了华人的脸!

有情 said...

雪隆华校董联会提醒邱家金勿自我矮化,应该先了解才评论,以免沦为“消灭华教的历史罪人而遗臭万年”。

Ting said...

华社应致力争取华校纳入教育政策的主流,以确保华校永不变质。

Ting said...

邱家金是一个不懂华语的香蕉人,所以才会讲鸟话。

Yi Pian Yun said...

就是咯,刚才TV7访问他时,他都不知道有多gilek呢!他还叫当权者不必管人民的反对声,李光耀也是不理反对声而强硬实行的!@%¥#×&@%,qi xiao 的历史专家!

Ting said...

邱家金的言论有失他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学术人士的风范,让全马华人蒙羞。

Village Boy said...

当权者不必管人民的反对声?
好也!!!

Yi Pian Yun said...

Ting, village boy,
二毛子,香蕉人懂什么?像我家的二毛子还不是要送丫头去读“英”校?我一声不响地把丫头报名进华小,我做了一件由史以来最伟大的事,哈哈!

QQ said...

为什么香蕉人不爱学中文?

Ting said...

廖中莱说他被出卖?
哈哈哈,到底他值得多少钱呢???

Jack2 said...

“一个马来西亚”的“一个”到底是什么呢?

Yi Pian Yun said...

Qq,
香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根在何方,是个忘本的人。
Ting,
阿武叔写道: 本来无一物,失去也断肠! ( uncleboo66.blogspot。com )
Jack2,
其实我也不真正了解那“一“的意思,会不会是一个源流,一个只政策。。。。。。?

丽韵 said...

“香蕉人”也是“龙的传人”吧!

望阳 said...

江作汉促请国内华裔认同纳吉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建国理念。
福州人,了不起!!

Yi Pian Yun said...

对,福州人太棒了,君不见那个马医,张姓的关键性人物都是福州人le!我也下过豪语: “不要忘了我也是福州人!”哈哈!可惜,我不是那种《了不起》的人物!

丽韵 said...

不是那种《了不起》的福州人也是可以gilek,gilek的呀?

Yi Pian Yun said...

凭什么而gilek ler ?

Village Boy said...

民青团长林时彬大力炮轰一些民青团领袖“拍照排前面,工作排后面”。
好笑le!

Yi Pian Yun said...

Village boy,
This is the "pot call the kettle black ' era, right ?hahaha!

飞燕 said...

一转眼霹雳州变天就超过半年了!州内乱字当头的问题是否解决了呢?

cpy said...

民联等人刻意要戏剧化整个情况,否则他们就没戏好唱了!

cpy said...

民联议员只是一味要戏剧化整个事情,这是他们的策略,以博取人民目光。

不是吗???

Jack2 said...

民联要如何在下一次召开的会议中,扭转劣势,值得大家关注。

Yi Pian Yun said...

我很赞成蔡美娥所说的(光明D2版): 民联经了一事也不长一智!民联其实早该放手,放眼下届大选!民联在执政时累积了不少好评的积分,可是这八个月来的对抗,赔完这些积分,非常不智,与其在一个马戏班内消耗精神智力当小丑,不如下田为民耕种,三年之后稻谷收成,才来收复江山!你们说呢?

cpy,
好久没进来了噢!

有情 said...

政治没有坏人,每一个人做出决定之前出发点都是好的。你说呢?

有情 said...

有些人为了权力,已经疯狂到无所不为了。

Catherine said...

ypy,

对啦,民联应该让步了吧!
Don't you think that Siva is being made to act like a circus clown?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这是疯狂的世界,正如林黛唱的《疯狂世界》里的 “。。。疯狂的世界,哪儿去找真情。。。。。?

Yi Pian Yun said...

Catherine,
我也是怀疑Siva被人利用来当小丑,但是他也乐意扮演呀!

cpy said...

霹雳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表示,如果民联是负责任的人民代议士,就该尽他们的责任,把人民的心声和需要带进州议会会议上讨论,而不是来闹事。

cpy said...

一次又一次的闹剧,让人民看了心生厌恶。 难道这种闹剧要继续演下去吗?

Jack2 said...

在政治上,少数的聪明人被多数的愚蠢人打败,是常有的现象,不足为奇。

Yi Pian Yun said...

cpy, Jack2,
哎呀,那马医也是半斤八两,the pot call the kettle black!
都说咯,聪明的人不参政的, 以免被太多的愚蠢的人愚弄!教育界也流行一句话:真材实料的老师是不做校长的,以免被愚蠢的人愚弄,哈哈哈!(对不起校长们,是听说的)

cpy said...

如果PR真诚,就应该知道他们现在是处于反对党的位置。

在民主制度中,有政府和反正党,如今BN是政府,PR是反对党,PR应该做好反对党的角色。

Jack2 said...

真材实料的老师是不做校长的,哈哈!
阿头们,你怎么说?

有情 said...

马华党争峰回路转,社团注册局今日向马华总部发出信函,确认蔡细历为合法的马华署理总会长。

哈哈哈,好戏在后头....

Yi Pian Yun said...

Jack2,
有什么好笑?莫非你也是候任校长?
有情,
真的是好戏在后头,尤其是那只煮熟的鸭子,会飞掉吗?

Jack2 said...

是不是真的就是煮熟的鸭子就不会飞呢?

琪微 said...

补习,是为了测中考题?

星洲日報/活力副刊,page15.

Yi Pian Yun said...

Jack2,
在政治圈,有什么是不可能?君不见有人眼看煮熟的鸭子快飞走了而大闹?

Yi Pian Yun said...

琪薇,
试问有多少的学生,尤其是精英班的,不是为了测中考题而去补习?因此,自己老师开设的补习班满到都挤不进去!我也是有猜测考题,也有80巴仙准确(靠经验),可是这次却失手,那娃儿们大骂姓马的乱出题目,没有根据课程纲要出题,这就不能怪我咯,哈哈!

Village Boy said...

精英家长?
精英学生?
精英老师?
精英阿头?
哈哈,hampalang 都是精英。。。

丽韵 said...

孩子上补习班,家长有烦恼吗?

Jack2 said...

热了补习班,冷了家教市场。

Jack2 said...

参加补习班已经成为孩子们不变的生活轨迹。

有情 said...

老马说,华教人士坚持要孩子用华语学习,并且不让他们的孩子接触其他的种族。
你怎么说???

Yi Pian Yun said...

丽韵,Jack2,
你们知道为何补习班那么laku吗?学校的老师太过烂了,家长也怕输,教补习是块肥肉,你不懂咩?

Yi Pian Yun said...

有情,
老马在位时对华人还蛮不错的,怎么一退位就极端起来?还是老人家懵懂了?

有情 said...

瘦肉比肥肉价高呢,哈哈!

有情 said...

学校的老师太过烂了?
真的吗?那。。。。。。。。

Yi Pian Yun said...

今早有个从外地搬回来的家长来找我替她的孩子补习数理,她告诉我说,她对这里学校教师的水准感到惊讶,哈哈哈!

Raymond said...

对学校教师的水准感到惊讶?

其实我也对这些教师感到愤怒。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
我终于遇到一个把我心中的话说出来!对,非常的愤怒!我那丫头还不是靠补习老师渡过难关!那些废材也不知误了多么多的学子,好彩我还有能力送她去补习!@%¥#×&%,事情已过两年,我还是不能忘怀!

Jessie said...

运气好的,才能遇到好老师。是我孩子运气糟透了,还是好老师难求?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也要看孩子的运气,好老师不是没有,只是难求了!好像N中有个超级好的化学老师,校方偏偏安排她教文科班的普通科学,教我丫头的那个“烂蕉” 却跟了丫头两年(中四,五)。她竟敢如此对待同事的孩子,你说有良心吗?

Raymond said...

那些“烂蕉”,那些废材真的是误人子弟!
而那些阿头还不是 bak jiu hor sai kor 咩?

Yi Pian Yun said...

Yes, you are right, raymond.That is why i got no respect of these merciless, ball less head !last time , 敢怒不敢言, now, why should i keep quiet ? I have the right to express my feeling what!

Raymond said...

Ball-less = bo LP, right? Haha!

Yi Pian Yun said...

Must be la, what i know is that ball less person like to step on own ppl but scared of ppl who will give him benefit, right ? This I also heard from you men neh!

Village Boy said...

能遇上一个好老师,真是一种福气,能让自己的一生都受到好的影响,而一个素质低的“烂蕉”却能毁掉一个人的一生。

有情 said...

老师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

Yi Pian Yun said...

Village boy, 有情,
你才知道啊?像丫头的同学,化学和国语全军覆没,不是害死他们吗?(他们有些穷到没钱去补习的)试问有多少家长知道他们的情况?

Village Boy said...

1) 培养高素质人才,关键在教师?
2)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大家有何看法?

Yi Pian Yun said...

我认为老师和妈妈都重要。既然好老师难求,这神圣的工作只好由妈妈来担任咯!好像Jessie,名师安蒂,薰衣草夫人都是伟大的妈妈le!

Village Boy said...

世上只有妈妈好。。。

QQ said...

儿女的成长过程中,智力的开发,人格的培养,父爱和母爱都是不可缺少的。

Yi Pian Yun said...

QQ,
话虽那样讲,但是时代不同了,尽管父母再怎样爱他们都比不上外来的诱惑,而让他们觉得我们不够了解他们!e.g. 现在的孩子,一可以考摩哆礼申,就马上要驾摩哆上学,当告诉她说,驾摩哆很危险,去哪里老妈子会乐意载她上下,你猜她怎么答? “为什么他们的妈妈都可以给他们的儿女驾摩哆,只有你不给?”话意是说,人家的妈妈多爱孩子,只有我不爱?真是伤透了老妈子的心!

QQ said...

很多孩子会说 :“还是老爸了解我啊!”

飞燕 said...

唯有双向沟通,才能互相了解啦!

琪微 said...

父爱和母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爱。
父爱是深沉的,母爱是温柔的。

Jack2 said...

母爱永恒;
父爱常青。

Jessie said...

ypy,
我知识有限,修养有限,“伟大的妈妈”和我扯不上关系,只能说我尽力而为。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你也太谦虚了,那一个妈妈肯承认自己伟大?有许多人也说我伟大,我也不是尽力而为?

Jessie said...

不是谦虚,静思语有言:人因自觉而成长,人因自满而堕落。我希望我会做得更好!

Yi Pian Yun said...

Jessie,
想想我们也做得够好了,做得更好还不是苦了自己?哈哈!

Jessie said...

开玩笑的吧,这不像你!来我家看看“秘密法则”吧,虽然不是全部行得通,但一切唯心造,如果心生欢喜,凡事都会变得顺心得多。我不是随口讲的,亲身经历的哦!

有情 said...

林良实作为当时的交通部长,不可能对巴生港口自贸区丑闻内情不知情。

哈哈,福州人,真棒!

Yi Pian Yun said...

对,
福州人没得顶!

Ting said...

怎么ypy不写啦?

Yi Pian Yun said...

谁说ypy不写?我以为这些网络的虚幻人通通都失踪了啊!

琪微 said...

人有一半是现实人,一半是虚幻人。
你说呢?

Ting said...

人与人之间,到底有多少是真心相对呢?

Yi Pian Yun said...

琪薇,Ting,
好心,我后面的帖子你不去留言,却躲在这里做虚幻的隐形人!好啦,据我所知,虚幻人如下: 有情,Jack2,Ting,琪薇,Raymond,village boy,Jack,安老爷
现实人是:
Cindy,jessie,KM Corner,Blurblur,helloninie,验光师,路见要鸣,阿武叔,lexus,凡人,天堂鸟 etc
还有Catherine 和 kenneth 就不得而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