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3, 2009

抢的世界

这是抢的世界。根据几天前的报导,竟然有人抢鸡蛋来充饥。
那是穷困潦倒,穷途末路的选择,还情有可原,多少也会博人
同情。可是啊,当今社会,有大把受过高深教育,饱读圣经/佛
经/xx 经的人还不是光明正大,明目张胆地抢!
说到抢,就联想到自己辛酸的一页:1970年,我是以马教育文凭(MCE)的资格在MTC接受了两
年的师训后而被派到中学去教数理。在一所中学里,MCE/SPM持有者是最底资格者,人家临教衰衰都有HSC/STPM!七十年代初,学校分为英语媒介班和国语媒介班。由于没有
足够的老师会教导国语班(连大学生都不要教),我们这批受
过国语师训的新手就理所当然地负起教国语班的责任。后来,
在不够师资的情况下,校方采用“跟班制”,就是说,教了中一
后,要跟学生上中二,直到中三为此( 管你会不会都要跟)我
前后有教了两届。到了80年代,大学生越来越多,学生也逐年
增加,教室已不够用,导致学校须分上,下午班上课。我们这
批资格低的MCE/SPM/STPM就放逐到下午班去(直到我退
休都在下午班),只教导预备班和中一班。
直到2002年,我已教了30年的中一班!到了2003年(我还记得那么清楚因为丫头在当年上来中
一),政府公布采用英语教数理的当儿,中一的科学就被骑劫
了,为了让路给校方认为适合的人选!本来,我也认命了,觉
得那是天掉下来的东西,肯定是跟我无缘。可是啊,那衰人抢
了人家的东西之后还讲风凉话,她说啊: “校方给我教,是因
为看重我,尊敬我。”那是什么鸟话?抢了人家的东西,还贱
踏别人的人格!瞧,身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为了一点钱,形同
抢盗,还有什么不能抢的?最令我不满的是校方纵容她的做
法。我觉得校方默认她是英才,我是庸才!(我教科学30年,
衰人只教一年)如果她是在自家抢,还情有可原,但是她是抢
过界的呀!如果说那放话不给我教的人是为了报复我(自己不
知何时何日得罪他),那么他的目的已达到,又如果他这样做
会快乐的话,我也算是做了功德吧!
昨天,忽然心血来潮,出了一个问题来考小瓜们:如果有人抢了东西后,要分一份给你,你要吗?看一看它们的
答案: A : 不要,爸爸,妈妈会骂,警察会捉。
B : 不可以,宗教有教。
C : 不好吧!
D :我才不要!
E : 叫他去死啦!
看来这小瓜们还蛮有道德的,可是再过几年,他们的想法难保
不变?我只是劝告他们:万一被环境所迫而接受了那贼赃,千
万不要把那贼赃当着是你的荣誉,躲起来,默默地享受,也千
万不要贱踏被劫者的人格!!他们是目瞪口哑,听懂我的意
思吗?
本来,一却的恩怨随着我的退休而画上止休符,衰就衰在我已
学会写部落格,这么难忘的东西岂可不写?写来爽一爽也算
是善待自己吧,Loo, 你说对吗?我不是放不下,我早已原
谅了他们,生病的,我有去探访,退休的,我有去参加退休宴
会,还想我怎样?

8 comments:

Ching said...

大姐,你忘了说,除了抢功,还有“推手”(push away duites), 和“耍太极”( “四两拨千斤) 的本事。小女子自叹不如,虽然有真正的学过“太极108” 和最近的“太极18式” ,郭林气功,但还是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You should know what I mean, right? Hehe... I can imagine your smile when you read this.

Yi Pian Yun said...

Hahaha,我是那边出来的·有什么不知?为何这些人那么幸运,做什么都有人支持,那老头Tan曾说过: na shi lang,za do si lo( in hockkien)aiya, 笑死我也!

Loo said...

不负责任的人,就算安度难关,也觉得理所当然!

Yi Pian Yun said...

不负责任的人多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这些人啊, 有钱的,就来强,没钱的就推,他们的功夫一流,会耍到阿头们的眼睛都给粪涂了!

Catherine said...

在人生的黑夜里, 点燃蜡烛,不但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

Loo said...

真正出色的领导人能让众人感到安心,如沐春风。
秉持开明,包容的态度,让周围的人愿意向你吐露真心, etc, etc....

Yi Pian Yun said...

阿Loo,
非常非常同意你的见解,只可惜你不是我们的领导人,哈哈!

Catherine said...

人是靠著省思才不会迷失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