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3, 2008

自由言论

老友从美国e-mail过来说道: 在美国,你在做什么都好,没有人会理你,更没有人向着你指指点点。她说她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真是羡慕她!那像我们东方人,就没有言论的自由!连写一点东西,竟然有人恶意攻击你!
从小我们就没有自由的言论。父母亲说什么,我们都唯命是听,既使是不合理的也不敢反驳!我本性好静,也没胆量反驳。可是二妹就不同了,时常应嘴,因此常受皮肉之痛!( 我很怕痛,因此不敢应嘴 )
后来做工了,更没有言论的自由。我们做小的,只可以听大的。我们敢怒却不敢言!他们有一个叫PERINTAH AM ( GENERAL ORDER )的东西,可以採取TINDAKAN TATATERTIB 来对付你!为了保住饭碗,有什么东西可言?
再后来嫁人了,更更没有自由的言论!像我们这些甘榜长大的孩子多单纯,分不清什么可以讲,什么不可以讲。在他家人面前更不可乱说活!因此有他在,我多半保持沉默。搞不好,飞了一个眼色过来属小事,有时桌底下会有一只脚踢了过来才衰哩!( 在聚餐时)
如今有了部落格,还以为可自由咯,却发现它也是片江湖地!我发现既使用无名氏来留言。 也会有人猜疑你的身份!言论自由何在 ?

5 comments:

Raymond said...

嗨!寻梦的一片云,你肯定不认识我,在某某人的介绍下,看到你的部落格,觉得你为人坦直,豪爽!从你的文字看来, 自己都觉得好过瘾,一直都有注意你的真情故事。。。。对!我们应该有我们的言论自由。看了你上次的文字觉得你好激动,所以特地留下我的几句废话,我想说,我支持你,别因为别人的“主见”而不愤!很欣赏你的生活多自由自在,我以后也要像你一样逍遥。。。我看还得等多至少28年才退休呢!哈哈。。。。。。

看完了你的每一个故事,你的文字, 字字到点,虽然够伤够狠,又如何?可是真心感受。。。。

还记得你那篇特地叫你女儿打的那篇,好感动!她终于相信了,连我们身为你的忠心读者都深感其受。。。。。。还有那篇你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寻梦的云,我为你加油,加油!!!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 君,
谢谢你的留言,看了你的留言非常感动!想不到还有人欣赏我那够伤够狠的文字!哈哈!人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累积在心中的 “怨气”随着我会写部落格而爆发出来!所写的都是心中的感受。我很激动的性格是有生俱来的,因此只有了解我的人才会和我交朋友。不凡告诉你我有很多朋友!你还要等28 年才退休?哇, 你还可以做我的儿子哩。
我想告诉你: 30 多年来,我只用国语和英语来叫学,因此华语不好。为了写这些垃圾,三个月前我才向学生学拼音的,因此我大拼音打得“ 粒粒皆辛苦”

再向你说声 : 谢谢你的支持,靓仔!

Yi Pian Yun said...

Raymond君,
从你的语气,你好像是沙巴人?

Jack said...

您好.
谢谢您的留言.
我就是怕死才以BLOG骂人啊!
等到那些"有心人"来捉我时,我就装傻咯!
又不是第一次做戏.哈.
还是要谢谢您的关心.
假如跟那位用鞋子丢BUSH的人来比,我的勇气差得远咯!

Yi Pian Yun said...

Jack 君,
多谢您咯, 看样子我们还不是最坏的le.很可惜在我退休之前还不懂写部落格,要不然我会骂得更绝! 已退休将近四年,很多事情都忘了。你相信那些没有善待我的人会后悔吗咯?我最最不能忘怀的事是她们滥用权力,拿走我的BISP 10%.幸好当时没事,不然必定死不冥目! 哇哈哈!